第七十八章我看到了你的破绽!

作品:《从华山开始的武侠之旅

    听完了众人的话,不平道人与崔绿华默契的对视了一眼,他们虽然知道长乐实力强大,可是这么看起来,他都快强的没边了吧。
    现在他们无比的庆幸,那一日没有跟着大家一起对长乐出手。
    乔峰听这些江湖汉子夸赞长乐,他也觉得十分自豪。不过要是这些家伙不一口一个辽狗什么的就更好了。
    酒足饭饱他们结了账,也就接着赶路了。
    方腊与鸠摩智的江南之旅就没有那么顺利了,方腊满怀信心的让他的属下们加入长乐的大业,可是昔日那些忠心的属下,却都不愿意。
    气的方腊想要出手杀人,可是看看公孙不换和老胡。这俩人一个是自己生死之交的兄弟,另一个是救了自己一命的恩人。
    他还真的有些下不去手。
    老胡与公孙不换的意思很简单,你方腊若是还回来做我们的教主大人,我们认你。可是你若是想让我们加入你那个什么仙门,对不起门都没有。
    方腊气的与他们割袍断义,本来还要大闹一场呢。
    却被鸠摩智劝住他,二人便离开了江南直接前往了开封府。
    一路上方腊阴沉沉的脸上,满是愤怒。
    鸠摩智倒是没有什么怒意,“上仙定的汇合的时间快到了,咱们先去开封府吧。”
    “好的。”方腊点点头说道。
    “大师,你说是我的错吗?”方腊心里还是有些不理解。
    当时他们聚在一起,不就是为了给百姓一个好日子过吗?可是他们现在心里似乎有了别的想法。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鸠摩智现在说话俨然就是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
    “唉,但愿他们能不忘初心吧。”方腊气呼呼的说道。
    他们二人边说边赶路,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打斗声。
    十几个汉子正围着两个青年。
    “小子!你年纪轻轻,却如此桀骜真是该死!”为首的汉子提着一把大剑对着的独孤说道。
    “那来啊!”独孤面无表情的看看他们。
    瘦虎在一旁也是一脸的怒意,能让好脾气的瘦虎生气那确实不容易。
    他们两个人从聚贤庄出来以后,便前往了少室山。
    到了少室山一打听,得知长乐已经离开了。但是去了哪里无人知晓,正好独孤听说,少室山下有一狂剑先生,剑法十分了得。
    他自然想去会会,结果他十剑就胜了这个狂剑先生,当时这狂剑先生还夸张独孤剑法了得。
    结果他们离开以后,这狂剑先生集结了十几个汉子,埋伏在道旁准备杀了他们二人。
    心情不好的方腊,看到有人打架便去凑热闹了。鸠摩智只得跟着一起。
    “嗯?”他看到瘦虎一眼便认出来了,再看瘦虎的拳法,已经登堂入室了。
    这小子没有辜负上仙的拳法!
    “阿弥陀佛!”鸠摩智口呼佛号,震的周围的树叶哗啦啦直响。
    “这位大师,在下少室山刘存志,江湖上的朋友给面子,称我一声狂剑先生。望大师今日给在下一个面子不要插手此事。”
    这狂剑先生是个身材高大的汉子,不过脸上倒吊三角眼,一看就觉得心胸狭隘。
    “你为何要找他们二人的麻烦啊?”方腊上前一步,看着他们问道。
    “妈的!管他们做甚!将他们将一起了解了多好!”其中一个矮小的汉子喝道。
    “动手!”狂剑先生想想也是,他们这么多人,就多个番僧与年轻人有什么收拾不了的。
    然后…
    不到一刻钟,狂剑先生等人全部躺在地上哀嚎着。
    意犹未尽的方腊笑着说道,“你这一点也不狂啊。”
    狂剑先生听到这句话,气得又吐了一大口血。
    “大和尚,又见面了。”瘦虎看了半天才敢上前相认,因为以前鸠摩智身上总是带着股戾气,但是这次见了以后,却显得宝相庄严。
    “阿弥陀佛,小施主许久未见拳法也精进不少。”鸠摩智微笑着答道。
    “对了,大和尚。你知道长乐大哥现在在什么地方吗?”瘦虎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问道。
    “上仙此刻应该在开封府,我们正要去寻他。”鸠摩智看着二人说道。
    刚刚的战斗鸠摩智全程都没有出手,而是在一旁观看,而那个持剑的家伙给他的印象最深。
    “那太好了,我们一起吧。”瘦虎激动的说道。
    “喂!你与赵大哥什么关系?”方腊看看瘦虎问道。
    瘦虎将他与长乐关系半天才说清楚,方腊点点头说道,“嗯,拳法还不错,没有给赵大哥丢人。”
    他拍拍瘦虎的肩膀,一副老大的模样。
    瘦虎不在乎这些,他憨厚的笑着挠挠头。
    独孤看了一眼鸠摩智,这个和尚感觉真的很强。
    “长乐大哥,去开封府做什么啊?”瘦虎闲聊般的问道。
    “宋国皇帝登基,上仙前去观礼。”鸠摩智平静的说道。
    “长乐大哥真厉害!皇帝登基都邀请他去观礼。”瘦虎傻笑着说道。
    “哈哈哈,皇帝老儿可没有邀请赵大哥,他是去给皇帝老儿立规矩的。”方腊大笑着说道。这个傻小子不错。
    瘦虎:长乐大哥牛逼!(破音版)
    “大师,请与我一战!”独孤看着鸠摩智说道。他们这会在河边休息,一路上独孤忍到了现在才说。
    “阿弥陀佛,独孤施主现在不是小僧的对手。”鸠摩智认真的说道,“但是日后,小僧可能不是独孤施主的对手。”
    独孤的剑法让他看到了长乐的影子,所以他才这么说道。
    “无论如何大师与我打一场吧。”独孤抱拳说道。
    “也好,那就满足施主的心愿吧。”鸠摩智看他一心求战,便成全他。
    他说完以后,双手合十。
    顿时身后一座大佛隐约出现,似将鸠摩智护在身体里。
    独孤毫不犹豫的出剑,他的剑法十分简单。
    可是这简单的剑法,威力不小。
    看似一刺,那大佛却晃了几下稳了下来。
    “好剑法,但还破不了小僧的防御。”鸠摩智夸奖道。
    “那大师瞧瞧我这一剑吧!”独孤先是收剑,然后看了鸠摩智一眼。
    破绽?
    我看到你的破绽了。
    随后独孤接着出剑,那剑极其耀眼。
    就像是星辰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