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4.说不出口

作品:《第一(校园文 1V1 SC)

    第一(校园文 1V1 SC) 作者:微微一笑很拉风

    第一(校园文 1V1 SC) 作者:微微一笑很拉风

    33.说不出口

    裘黛看着尚天离去的背影,还有来不及关上的大门,怔怔的看了许久,才慢慢的回过神来。

    尚天是真的走了,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而将尚天从自己的生活之中剥离之后,裘黛非但没有觉得如释重负,反而胸口一阵窒息。

    三年的时光,尚天总是围绕在她身边,就像阳光空气一样,但是一旦消失了,裘黛顿时觉得自己有种上不来气的感觉。

    眼泪啪嗒啪嗒的夺眶而出,裘黛扶着桌角呜呜呜的哭泣着,怎能都擦不完的泪水,无一不是在告诉自己她对尚天的感情比自己原先认为的要多的多。

    可是那又能怎样呢?

    就像习惯了尚天的存在一样,她要开始习惯没有他的生活。

    尚天在楼下站了半天,他不止一次的回头看向大楼门口,期待着裘黛能够找个理由追下来,可是一直等到太阳快要下山了,依旧不见裘黛的出现。

    尚天自嘲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如果能够追下来,那就不是裘黛了。

    这三年来,他是看着裘黛如何默默努力脚踏实地的在做事,她看似柔弱娇软,但是心志却无比坚强。

    更重要的是,他给她的钱她一笔笔的存在了银行里,分文未动。

    裘黛没有骗他,的确是从一开始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在想着离开他了。

    只是骄傲如他,不想承认也不愿承认,一直以来都是他一个人在一厢情愿。

    尚天最后一次抬头看向那熟悉的窗口,掏出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喂,Lawrence,我想请你帮个忙”

    尚天走后的一周,一直杳无消息,换做平时,裘黛不会太在意,毕竟尚天和她之前也很少通信聊天或者互相报备,俨然一副老夫老妻的即视感。

    而如今,明明知道和他再也不会有任何联系了,裘黛反而想要知道他在哪里,在做些什么,过的好不好。

    虽然觉得裘黛自己有点渣女和怨妇的潜质,但是依旧阻挡不了自己的手去点开网页搜索尚天的信息。

    而这些新闻瞬间让裘黛又红了眼眶,铺天盖地都是尚文两家正式联姻,即将在巴厘岛举行婚礼的消息。

    裘黛发现自己没有想象的那么深明大义,祝福的话语此刻一句也说不出口。

    她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了一番之后,就擦干眼泪,开始收拾行囊。

    唐沁最近倒是时不时的打电话来慰问她,身为“山寨”闺蜜,“铁杆”合伙人,唐沁得知裘黛和尚天分手之后,几乎开心的放鞭炮了。

    这些年来如果不是尚天的存在束缚了裘黛的发展,她认为裘黛可以走的更高。

    虽然她对于裘黛出国读书这件事儿颇为遗憾,好像顿失了左膀右臂一样,但是向来积极乐观的她,还在吆喝着让裘黛把他们的美容大业带到美国去发展,不断的在电话里碎碎念:“黛黛,我和你说啊,我们的产品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裘黛有一搭无一搭的回应着唐沁,放下电话以后又开始继续收拾,很多东西她带不走,也不想带走,比如她和尚天在这个小房子留下的满满回忆。

    一直忙到了晚上,裘黛洗漱完毕,往床上一倒,便睡的深沉,完全不知道何时房门被人打开了。

    34.只能赖着你了(H)

    裘黛本来以为自己是在做梦,那在她身上来回游走的大手,还有含住她小嘴深吻的唇舌,这样的触碰和感觉她都不陌生,以前尚天也有半夜赶回来就急不可耐的扑向在大床上睡得正香的她,然后一鼓作气的把她肏醒再肏哭,一直肏到天色放明。

    裘黛这几日身心疲惫,所以睡得很深很沉,本以为这春色无边的臆想是陪着金主夜夜笙歌的后遗症,直到她被突然插入的肉茎给撞醒的时候,她才一下子清醒过来,睁开眼睛了。

    裘黛赫然发现尚天正赤裸着身子压在自己身上起伏不停,而那双犹如暗夜之中的星斗一样璀璨的眸子,就这样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让裘黛一瞬间回忆起了两人最初的那夜,尚天便是这样看着自己。

    裘黛突然觉得怎么兜兜转转,仿佛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可是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她赶紧按住了他的肩膀,急切的喊道:“停!停!停!你不是去巴厘岛举行婚礼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对啊……啊啊……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她这一着急,小穴夹得特别紧,尚天忍不住身子也跟着绷紧了起来,他深吸了一口气,费很大的劲儿才又顶了进去,撞得裘黛浑身一阵娇颤,所以有的疑问都支离破碎。

    其实以前因为工作原因,尚天也会离开裘黛一段时间,但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想念过她,好像过来几个世纪一样,他低头轻吻着她的樱唇,在上面辗转反侧,同时低声呢喃着:“其实……从来都没有什么婚礼……”

    后面的事情,裘黛有些记忆模糊了,尚天就像一只饿了好几天的野兽,可算找到一块美肉,一晚上都是他一个人的饕餮盛宴。

    他吻着她的小嘴,她的脸颊,她的耳垂,还有她的脖颈,当然被吻吮最多的还是她胸前的那对饱满挺翘的嫩乳,简直就像他失而复得一对儿宝贝一样,以至于最后裘黛都被他亲得觉得疼得受不了,一直拍他着他的后背,尚天才停了下来。

    而一个星期没有被金主碰过,保护的好好的,又娇又软又湿又暖的小穴被那粗长火热的肉茎狠狠的肏弄的没完没了不说,更过分的是,尚天竟然每次射了之后还不拔出来,等那恼人的东西被她的小穴含吮得硬了以后,他就又把她按在身下,继续他不知疲倦的律动。

    这一整夜的火热迷乱之中,裘黛就记得她一次又一次被他推向了高潮,还有她的耳边不断的响起的柔声细语:“黛黛,我回来了,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天明之时,裘黛已经累得连根手指都抬不起来,而尚天还躺在她身后架起她的一腿,从后面入着她的小穴。

    裘黛气的呜呜直哭:”尚天你够了,再弄下去,要出人命了……”

    结果尚天不以为意,还一下又一下的在她小穴里深深捣着,气喘吁吁的说道:“出什么人命,我赔给你就是……”

    裘黛哭得更是大声,一点淑女气质都没有大喊起来:“谁稀罕!”

    偏偏尚天还来劲儿了,一拍她的小屁股,把她整个人翻转了一下,让她面对着自己,他一边揉着她花穴上的小肉核,一边捏着她白嫩嫩的小屁股,坏坏一笑:“你说谁稀罕!”

    Po18网址导航站:po18点Us

    裘黛很不争气的被他揉搓的小穴一阵痉挛,又喷出了一股水出来,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就犹如回光返照一样,突然之间气冲斗牛,撒泼一样挠起了尚天的胸口,“你干嘛回来,回来干嘛……我……”

    话没有说完就被尚天的吻堵住了,很快就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软绵绵的被他抱在了怀里,继续恣意的肏弄了起来。

    尚天伸手抹去了她脸颊上的泪珠,又一擦自己额角上的汗水,尽管自己粗长的性器还插在裘黛的小穴里面,却难得再床上一本正经的说起了话来:“裘黛,我已经被我的家族除名了,现在唯一的财产就是你了……”

    裘黛一愣,看着尚天的性感冷峻的面庞,呐呐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现在和我一样,一穷二白了?”

    尚天点了点头,伸手一把将裘黛给捞了起来,抱在怀里,吻着她的小鼻尖,柔声说道:“可以这么理解,所以我只能赖着你了……”

    35.金主变长工

    事后,裘黛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尽管尚文两家努力的压制着媒体的报道,但是依旧流出了巴厘岛的婚礼现场只有新娘一人失落捧花的相片。

    用尚天的话说他要给文静一点教训,因为她的手脚伸得太长了,竟然敢动他的人?

    而裘黛以为尚天的做法也太过阴损了一些,既然不想和文静结婚,直说就好,又何必出尔反尔,演出一出请君入瓮的大戏?

    尚天无奈苦笑,他揉了揉裘黛的脑袋,他指着文静在婚礼上的样子给裘黛看,“你以为谁都和一样单纯直接么?你看这个女人,她哪里有一点伤心,她不爱我的,她只是想得到我而已,我才是那个被你伤透心的那一个……”

    裘黛有点受不了此刻金主这种港台言情风的表述,想躲开尚天的触摸,却又被他搂在了怀里,尚天把头靠在裘黛的头上,轻抚着她的后背说道:“也只有下一剂猛药,所有的人才会死心,包括文家,包括尚家,为了能来到你的身边,我真的很累,所以让我抱抱好么……”

    裘黛心里暗道:大哥,完全感觉不到你累啊,昨天晚上还那么生龙活虎,累得要死的人明明是她好不好。

    但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裘黛听得心里还是甜滋滋,于是情不自禁的伸出小手回抱住了尚天,柔声问道:“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尚天好像彻底丢掉了偶像包袱似的,整个人都特别的随性散漫,双手滑到她的粉嫩的雪臀上又揉又捏,咬着她的耳朵说道:“能有什么打算,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呗?”

    裘黛一拍他的在她身后作乱的手,小脖颈一仰,腰杆一挺,笑着娇嗔的说道:“老实点,你现在金主变长工了,以后不能随便对我动手动脚……”

    “长工?”尚天十分玩味的看着意气风发的裘黛,好像自从他“落魄”以后,小妮子的脾气可是天天见长。

    一周之后,裘黛登上去美国的飞机,打包带上了男朋友一枚。

    在异国他乡,裘黛和尚天开始他们新的同居生活。

    两人把帝都的小房子卖了,在美国开了一家工作室,主要教人插花以及化妆等等。

    而裘黛学的是室内设计,毕业后她放弃了大公司的高薪职位,继续专心的把工作室发扬光大,接着又开了一家咖啡馆。

    因为她和尚天已经完全习惯这种自由自在,随心所欲的生活,两个人都是靠才华吃饭,所以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对裘黛来说,这三年来,尚天则完全成了她“背后的男人。”

    裘黛只要负责创意想法,实际运营和操作的人都是尚天,就连裘黛都觉得尚天跟着她在这一亩三分地的小作坊里,真是大材小用了。

    可是尚天却甘之若饴,因为他这辈子只有一个事业,那就是裘黛。

    清晨,咖啡店的老板娘裘黛,正在整理货架,突然一个火热的身躯靠了过来,从背后一把将她搂住,轻车熟路的撩起了她的裙摆,拉住她的小内裤就往下剥。

    裘黛有点生气,怎么一大早的尚天就开始发情,两人昨天在家里已经胡天胡地一番了,怎么还能闹到店里来呢?

    于是裘黛赶紧伸手去按住还在扯她内裤的大手,并且回过头来,杏眼圆瞪的怒视着在她身后一脸泰然自若的男人,“尚天,这是外面,我们不能……”

    裘黛话没有说完就被尚探头过来给吻住了,同时他一手伸到她衣领里面,揉着她日渐丰满的乳儿,一边一手毫不留情的把她的小内裤给扯到了脚踝,然后架起她的一腿,把自己的硬挺的肉茎往她的小穴口一抵,松开她的小嘴,贴近她的耳朵低声说道:“老板娘,本长工给你打工这么久,这点福利总是要有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