槌球(猎奇)

作品:《爱丽丝淫梦(NPH)

    一边看人聚众交合e,一边听他们学狗叫?这是什么奇怪的癖好?
    爱丽丝生怕晚点就要看一场更加别开生面的表演,立刻把小脑袋摇的像拨浪鼓,心里对这位王后的变态程度也有了更深的认知。
    “不、不用了,王后陛下。”
    王后立刻露出一脸失望之色,似乎觉得这场表演越看越没劲,不一会儿就打起哈欠来。
    爱丽丝努力摆脱眼前淫乱的画面,思考起王后的怪异之处。
    这位美丽的王后,虽然美貌和举止更像女人,但其高大的骨架和磁x的声线,又总带给她一种奇异的违和感。
    本来是可以趁着她享用吸ing时弄清楚的,但不同于其他豢养吸ing的贵族,自始至终,王后居然都没有亲身上阵,甚至连关键部位都没露出来。好像b起亲自使用,她更享受刺激的性爱表演似的。
    就在这时,百无聊赖的王后却转而又兴奋起来,捉起爱丽丝的小手,一边吩咐侍从抬轿,一边兴冲冲道:“那我们去打槌球!让我开心了,我就放过那三个家伙,怎么样?”
    槌球她会呀~这么简单的要求,爱丽丝几乎是立刻捉住机会应了下来,但就在她与王后同乘着软榻,一路被抬到所谓的“槌球场”时,却立刻傻眼了。
    这、这是槌球场?
    大片的空地上,用红线规划着分区和赛道,场上没有槌球常见的铁制球门,倒是有许多向下开的小洞,每个球洞旁边都摆放着奇异的漏斗形球架,各自摆放着一个光滑的小球。
    最奇怪的是,爱丽丝还没见过这样b球大不了多少的球洞。
    王后步伐婷婷袅袅地从软榻上下来,与爱丽丝站定在发球区。
    正在爱丽丝奇怪发球区只有球架上的两枚小球,却不见球锤时,一个侍从适时地拍了拍手,不一会儿便有两队衣着清凉的男女走了上来,分列在王后和爱丽丝的两边。
    爱丽丝在几乎能看清人的距离,就立刻收回了视线,脸都被烫的发起烧来,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什么衣着清凉啊,原来爱丽丝远远看到的,这队男女身上的黑色,只是皮革的束缚带而已。
    爱丽丝这边的队伍中,打头的是一个粉色头发的高瘦男人,其他全是女性。
    那个男人身上除了皮带,未着寸缕,精瘦的腰肢下,是被爱丽丝不小心一扫而过的蛰伏在粉色毛丛里的深色巨物,那东西居然已经半硬了,随着男人垂首向她走来的步伐左右摇晃着,虽然没有完全勃起,却已经足够可观了。
    男人的皮肤是不见天日的苍白,奇怪的是,身上,尤其是背部和四肢,布满了深深浅浅的细长疤痕,在浅色的肌肤上,分外醒目,犹如一件有了裂痕的精美瓷器,让爱丽丝下意识地便轻轻皱了下眉头。
    男人一直低着头,爱丽丝没来得及看清他的模样。
    而黑亮的束缚带,分别绑在男人的胳膊和女人的四肢上,几乎是他们一到场,就有专业侍从将粉发男人的双手背后,绑了起来,让他无法动用双手。
    而所有女人的手腕,都被绑到了肩膀上,脚腕被绑到大腿根,b还能直立行走的男人还要夸张,几乎只能匍匐在地了,甚至用手肘和膝盖爬动,都不十分顺利。
    爱丽丝有些疑惑地看向王后,不明白打槌球,为什么要唤来这么多奇奇怪怪的男女。
    一个侍从接收到王后的指示,立刻恭敬地上前,解释起来:“美丽的小姐,这是经王后改良的新版槌球,您所见的这些奴隶,都是球和锤的一部分。”
    见爱丽丝还有些不明所以,那侍从立刻笑着将球架上的小球取了下来,塞进了一个裸身被缚的女奴嘴里,“这两样便是球了。”
    然后,他又朝爱丽丝空荡荡的小手里,递过来一条鞭子。
    那鞭子油光闪亮,上面似乎还覆盖了一层淡红色的粉末,与嵌在鞭缝里的暗红血迹一样的东西,几乎分不清彼此。
    侍从做出一个向那男奴挥鞭的姿势,指着鞭子,和恭敬地跪在地上的男奴道:“这两样,则是锤。”
    爱丽丝下意识地小手一抖,就要把鞭子扔出去。
    要她用鞭子抽这个男人什么的,果然还是……
    侍从连忙伸手接住了鞭子,无形地揩了一把汗,一边将鞭柄小心塞回爱丽丝手中,一边劝道:“小姐可要把鞭子拿好了,这上面涂了催人发情的强力春药,落到身上可就不好了。”
    春、春药?
    爱丽丝联想到王后爱看别人当众交合e的癖好,一个对于玩法的猜测浮上心头,几乎是立刻让她打了个机灵。
    而侍从的话,也立刻确认了她的猜测。
    这场槌球游戏,果然是由她持鞭不停鞭打男奴,而男奴要一边与含球的女奴交合e,一边仅靠双腿推着人前进,直到将小球顺利投进第一个球洞,然后由女奴叼起球洞边的新球,继续交合e前进。
    准确投入球的数目多的一方,或者数目相同的情况下,首先完成的一方获胜。
    而每方都有九颗预备“球”,即共十个女奴,会在小球未入洞或提前落地时,进行替换。但男奴只有一个。
    爱丽丝总算知道,这个粉发男人身上的伤痕,都是从哪来的了。
    参与游戏的人,为了赢,必然会更用力的抽动鞭子,催促男奴在躲避疼痛的本能下,更快前进。
    天呐,这是怎样一种变态的游戏啊!
    爱丽丝不可置信的看向游戏的设计者——王后,却见她一脸兴味地正看过来,惋惜地叹道:“啊……我本来想把这些女奴的四肢都砍断的,那一定b这样丑陋的捆绑要合适得多。但国王说,他们断掉的伤口,会被粗糙的球场磨破,把血流得到处都是呢~虽然那副场景想想也不错,但为免球场长时间的清理,耽误玩球的时间,果然还是只能将这个想法放弃掉了~”
    爱丽丝的身体都在轻轻颤抖了,恐惧和愤怒占据了她的整个脑海,让她甚至想大声喊叫,惊破这个荒诞残忍的梦境。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明明她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
    但仔细一想,一切又似乎,从一开始,便有迹可循了。
    她抿唇望着眼神兴奋、将残酷作为本能的王后,还有不远处,被押解着的老二、老五和老七三人,终于还是颤抖着握紧了手中的皮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