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C入贤者时间的睡鼠()

作品:《爱丽丝淫梦(NPH)

    疯帽一身皮肤在男人中算得上白皙,精瘦的身躯附在爱丽丝娇小的身体上,却呈现出最健美的雄x魅力。
    腰肢上的薄薄肌肉随着他快速挺动腰肢的动作不断地绷紧又放松,被两人交合e处喷出的淫水溅得亮晶晶的窄臀,也性感地绷紧收缩着。
    男人一边抓肉着爱丽丝胸前的r团,一边狠厉将胯下y挺的巨物撞进爱丽丝已经嫣红的小穴里,滋滋啦啦的水声伴随着啪啪地响亮肉体拍击声接连响起,男人腰部越挺越快,肉根嗤嗤地极速插进抽出,将爱丽丝插得哀哀淫叫,身体都被撞得往床头去了,男人也迷醉地仰起头,眯眼长长地闷哼出声。
    “呵啊……爱丽丝~唔……怎么咬得这么紧~嗯?就这么舍不得我抽出来?”
    可不是嘛,爱丽丝的小穴不仅越插越软,越g越sh,而且被c到骚点时,穴里的嫩肉都会一窝蜂地涌上来,将他被b水泡得酥麻的肉棒,咬得恨不得狠狠将下面的囊袋都给塞进去,把这饥渴的小逼一口气插满插爆,连同深处吧嗒着小嘴的子宫也给捅个对穿,让她好好尝尝被肉棒插烂的滋味儿,看她还敢不敢在他每次抽出去时,都连拖带拽地把他往里面吸。
    爱丽丝的身体不知不觉已经被顶得靠在了床头上,c红了眼的男人两指揪住红艳的奶头向外拉扯,爱丽丝便咿咿呀呀地挺着胸脯往男人手上凑。一边哭着央求“不要了呜呜……不要扯爱丽丝的小奶头……”,一边痒到极点的奶头被男人一掐,又爽得她脚趾蜷缩,连眼泪都哆嗦着流出来了。
    疯帽见她这副口是心非的模样,笑笑便从善如流地放开了手,转而捉住女孩搭在他肩膀上摇摇晃晃的小脚,塞进嘴里便肆意品尝起来。
    爱丽丝的脚趾被男人又吸又咬,身下的小逼还被插得吱吱作响,一痒一麻的快感滋啦啦啦地冲上脑海,几乎让爱丽丝承受不住。
    她一边抖着腿试图将小脚丫从男人那里抽回来,一边觉得脚上的痒意似乎又顺着腿流到了穴里似的,b的她不停地抬起小屁股,摇摇摆摆地去追男人的大肉棒,试图让那根粗壮的给予她无穷快感的东西,永远留在体内,再不要抽出去才好。
    疯帽见她脸儿红红,追着鸡8跑的骚样,不由伸出手拍了下女孩乱扭的小屁股,却没想到爱丽丝能娇得一下就哭出来,似乎气急了似的控诉道:“呜呜……你、你还打我……小逼都给你插了,说、说了不要舔人家的脚……你非要呜呜呜……都怪你、怪你~小逼现在痒死了呜哇……”
    疯帽见她是真委屈了,这才依依不舍吐出口中玉白可爱的小脚丫,将嫩滑的脚底贴到自己一侧脸颊上,做出踢几下的样子,诱哄道:“嗯嗯……都怪我~怪我被爱丽丝可爱的小脚一勾引就把持不住,怪我没好好把淫荡的爱丽丝g舒服了,还让你喊痒~”
    说着,男人的四处亵玩的大手也不在别处流连了,一把掰开爱丽丝的小屁股,整个人压上去,几乎摆出一个坐在爱丽丝高翘的小屁股上的姿势,微微一笑,便突然猛烈地上下抽动起来。
    两人的臀瓣因为姿势原因,噼噼啪啪地拍击在一起,一时间,呻吟破碎,汁液横飞,男人上下冲撞的臀部几乎晃出残影来,又因为重力影响,爱丽丝被掐住的小屁股几乎承受着整个男人的重量,肉根便一次次越钻越深,终于在爱丽丝尖叫一声时,死死地楔进了翕张的宫口里。
    爱丽丝奋力的挣扎着,小身子摇摇晃晃,几乎要被极快极重的操干给背过气去:“不、不要了……疯帽先生~啊呀!进去了……不、不要再往里钻了唔……啊啊太快了……”
    疯帽却根本无暇回应,刚一插进宫口,那处紧窄的肉环就受了刺激一般,忽然紧紧收缩起来,刚好把他一整个龟头含进去,最敏感的g0u槽给嫩肉咬的电流乱窜,灭顶的快感让他额上青筋直跳,本能地就着龟头被困在子宫的姿势,死命地疯狂捅刺起来,软乎乎的穴肉被疯狂的肉棒搅得溃不成军,穴道深处的骚点被连番骚刮,终于乖乖地噗的一声喷出了骚甜的汁液来,将男人浇的头皮一炸的同时,更让爱丽丝翻着白眼,直接高潮了过去。
    男人再也无法抵挡高潮中的小穴要人命的吮吸,咬着牙极快地冲刺了数十下,终于闷哼一声,健美的胯部啪的一声狠力拍上女孩已经红肿的臀部,挤压厮磨着,嗤嗤地将白浊的浓精尽数灌进了饥渴的子宫里。
    还在高潮余波中的爱丽丝身体重重一颤,搭在男人手臂上的小腿鱼一样的弹跳起来,显然被烫得不轻。
    男人长长地哼了一声,侧身将软绵绵的爱丽丝拥进怀里。半软的肉棒从红烂的穴口“啵”的一声拔出来,带出一股浑浊的浆液,湿淋淋地浇在女孩颤巍巍的花瓣上,画面淫靡得疯帽咽了一口口水,连忙移开视线不敢再看。
    爱丽丝感觉到自己的额头被湿软的东西轻轻碰了一下,然后是她忽然被含住的小嘴。与她呼吸交缠的男人温柔的伸出舌尖舔舐着爱丽丝的双唇,像一种情欲宣泄后最纯洁温情的安抚。
    却在此时,爱丽丝忽然听见一声清脆的碎裂声,似乎是什么摔倒了地上。
    爱丽丝循声望去,便见那只摆在床头柜上的被从茶会带回来的茶壶,已经摔碎在地面上,而一个头顶灰色齐剪短发的少年,正横卧在地毯上,恰是不知何时已经恢复了正常大小的睡鼠。
    睡鼠从地上爬起来时似乎还有些茫然,他肉肉眼睛转过头来,刚好与床上的爱丽丝对上视线。
    爱丽丝刚一看清睡鼠的模样,便立刻扭过头去,本就因性爱泛红的脸蛋几乎烫的要能煎j蛋了。
    睡鼠却似乎全无自觉,因为长久沉睡而凌乱不堪的衣服掩不住他苍白精致的锁骨,还有胯下始终前挺的巨物。
    他迷离着睡眼看了一圈,打了个哈欠便似找准了目标似的,径自爬上了爱丽丝和疯帽所在的大床,从另一侧抱住爱丽丝后,就呼呼的继续熟睡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