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页

作品:《结婚两不疑

    座谈会休息时间,李成蹊给岑鲸鲸打电话,问:“你明天休假吧?”
    岑鲸鲸问:“怎么了?”
    李成蹊叹气:“我十天半个月回不来,到时候要跟着领导去西北一趟。这样算下来,我半年没回家了。”
    岑鲸鲸故意开他玩笑:“也对,两年不回家,等回来孩子都一岁了。”
    李成蹊听的大笑。
    岑鲸鲸突然起意:“我明天过去看你吧,有时间也去西北看看。”
    李成蹊惊讶的笑起来:“我现在的家庭待遇提升了,岑经理居然也愿意来看我了。”
    岑鲸鲸玩笑:“我主要是想见领导。”
    李成蹊玩笑:“见见我也
    这大半年李成蹊大半时间都在奔波,能拿到这个项目,投了文政东的门路,但是后面都是他努力来的。他算是为敦金未来三十年,奠定了基调。
    业内谁不眼红敦金,李文仪就是再不喜欢他,也不能否定他的能力。
    岑鲸鲸听着他和身边的人说话,声音忽远忽近,他的声音有种沉静的力量。不知道是装腔作势久了,还是真的不慌不乱。
    岑鲸鲸是真的没见过他惊慌失措的样子。
    她心想,这场婚姻,破开了她积藏已久不能说出口的拧巴,让她从莽撞的少女,变得成熟。
    她得过教训,也得到了启发。
    她第一次见他,晦暗光影里,惊鸿一瞥,谁也没注意谁。
    她当时没想到,会和他结婚。
    较量、私心、迂回、辗转。
    爱恨欢喜,果真就像大梦一场。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到这里就结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