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2

作品:《阳精灌穴/御云波(H)

    他话音刚落就被羞得满面通红的林姓侠客狠狠掐了一下,于是转脸就去讨好这个头一次羞成这样的男人。放下心来的几人也无心耽误他的事,笑着看他一路追着侠客走了。

    话已经说得足够明白,木癸等人也已经想出来了,脸上的表情有些担忧又有些期待,毕竟刚看到一个可爱的婴儿,就知道自家也要有孩子了,当然会期待,可也担心爱人的心理和身体是否可以承受。

    同他们熟起来之后叶悯也早不像最初那般冷淡了,反而半是调侃半是劝慰地说道:“子剑说你们日日行房也是无妨的,不用担心,听他的意思最近一年至少要留在附近专心研究生孩子,若是有什么问题,也能立刻请他过来。”

    虽然有了叶悯的劝慰,可是四个男人还是不敢再近沈冥天的身,欲望上来就自己用手疏解一番,连让沈冥天用手帮他们都不肯。

    就这样过去了三个月,沈冥天肚子也大起来了,他询问最近十分得意的徐子剑,得到的答案是行房无碍。

    其实不仅是四个男人在忍耐欲望,沈冥天也一样在忍耐。尤其是显怀之后,他的两个肉穴里常常都是湿淋淋的,乳头也一直发涨,可是男人们就是不肯做那事,今天确认行房无碍之后他也想要享受一番。

    他拉着秦远躺到床上,告诉对方:“阿远,我的穴里好痒,奶头也涨得很,你快帮帮我。”

    忍耐了这么久的秦远听到这番话当然立刻就硬了,靠着最后一丝理智才稳下来。他轻轻地解开了沈冥天的裤子,看着已经被淫水浸透的亵裤忍不住用手开始拨弄愈发成熟的花穴。

    “啊……快用大肉棒来……好痒……啊……”沈冥天近来下体本就异常敏感,被隔着布料这样拨弄花唇自然酥麻难耐,开始软声叫着期待着粗大肉棒的填充。

    秦远想劝沈冥天不要纵欲伤身,可是喉咙却因为兴奋感而哑得说不出话来。再说他看着那已经被淫水濡湿的亵裤,也不忍心让沈冥天难受,决定用手指和唇舌温柔地抚慰对方一番。

    他脱下沈冥天的亵裤,用嘴包住穴口轻轻一吸,便吸了满嘴的淫水。别说是已经被吸得通体酥麻的沈冥天,就是一直牢记不要让对方受伤的他自己,也在淫水的甜香味道中更加兴奋起来。

    感觉到嘴边的肉穴抽动起来,秦远也有些心疼饥渴成这样的沈冥天,于是用把舌头塞进穴里去舔软嫩的穴壁。不知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原因,花穴旷了几个月,非但没有变得干涩,反而愈发嫩滑,舌头舔过穴壁时如同是在细腻的蛋羹上滑动一样。

    对于饿了很久的花穴来说,舌头还是软了一些,沈冥天现在想要的是被一根火热坚硬的阳物贯穿花穴,然后被大肉棒好好开凿一番,难耐地呻吟出声:“啊……舌头在里面……别乱动……啊……要硬硬的肉棒……阿远为什么不喂我吃……啊……”

    就算胯下的阳物已经将裤子顶得老高,秦远却还是在克制着自己,只是用粗糙的手指玩弄起了花穴。花穴里的软嫩水滑是他的手指从未体验过的,开始他还记得动作轻柔些,后来被不停吸咬的穴肉勾引着,也就忍不住塞了几根手指进去,屈伸抠挠,放肆地玩着。

    手指自然不能跟肉棒相比,对于饿了这么久的沈冥天来说仅算是聊胜于无。就在他发出更多呻吟顾忌秦远动作快些时,听到刚走进门的孙飞仪说道:“好啊,我们为了忍住每天在外面苦练武功,你们却在这里偷偷地乐!不行,我也要吸阿天的好东西!”

    沈冥天巴不得孙飞仪用那根丑陋却威猛的大肉棒好好疼爱自己一番,却没想到对方根本没去抚慰他的下体,反而趴在他胸前去吸乳头去了。他的乳头从前两个月开始就一直涨着,想要被男人好好吸吸,又气他们都不像以前那样在意他的变化,于是一直没有开口。被孙飞仪这样用力一吸,沈冥天只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胸口溢出,可是又差一点什么,堵得他不上不下的。

    嘴里的小奶头越吸越硬,孙飞仪自然知道这是小奶头表达快感的信号,于是更加用力地吮吸着。他能感觉到沈冥天的胸口较起之前软了不少,粉嫩的乳晕也变成了成熟的肉红色,不过只要是阿天,无论变成什么样子他都喜欢。舌头绕着乳头转了好几圈,觉得还不够满意,便用舌尖去戳刺奶孔。让孙飞仪没有想到的是,如今的奶头早已不是怀孕前那个可以任他吸咬的奶头,舌尖戳着戳着就闻到了一股甜香,竟是沈冥天流了奶水出来。

    见孙飞仪进来这么久都没出去的木癸和陈新霁走进房中看看有什么事,没想到却正好看到两个肉红的奶头里涌出乳白色汁液。他们这些天苦练功夫就是为了发泄精力免得忍不住伤到沈冥天,房中淫靡的画面和奶水的刺激让他们也后脑发热,不想再管那么多,也要参与进去。